万银配资

永不消逝的电波(七)

秋晨

2020年06月05日13:41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接上篇)

第六章 密谋

李侠对秦小姐的判断,基本猜对了。

万银配资 抗战前,上海滩一批高级买办在西区华泾路购入土地,造起了多幢西班牙式的洋房,在周边农户、阡陌之间,这批洋房格外显眼。抗战时,日寇占据了作为高级将领的住房。抗战后,国民党名正言顺地以“敌产”为由全部接收,保密局就占用了其中一部分,还把那一带用铁门高墙电网围了起来。门口挂着一个普普通通的户牌:“华泾路七号”。

万银配资 秦小姐就在七号上班。

她的上司——保密局行动处八组组长叶庆宗下决心抓捕“老虎灶外公”,也属无奈,为的是破获被保密局称为“二号电台”的渡口路的神秘电台,而且,和七组破获的被列为“一号电台”的干货店电台那件事,也有关系。

这两个电台,保密局盯了一段时间,始终进展不大。八组为找这个每次发报时间都很短的二号台也算费劲了心思。一开始,以为这是一个私人商业电台,后来发现情况不对,用了分区停电和其他手段确定就在渡口路金家弄一带,但难以确定具体位置。为此,保密局找了“阿炳爷叔”,希望他让手下以各种借口去排查,简单的说,就是溜门撬锁去翻找发报机。“阿炳爷叔”不干了,他是大房东,那一带都是他的房子,这么干,岂不是赶走房客吗?“阿炳爷叔”的老头子给杜月笙递过帖子,论辈分,老头子可是和蒋委员长平辈!

没办法,保密局就让“阿炳爷叔”设法为秦小姐腾出了房子,让秦小姐利用记者身份观察周边,确定嫌疑;又派了特务扮修鞋匠在金家弄一带蹲点;还让“阿炳爷叔”也帮着接触、观察新老租户。

这些事,都进行了一段时间,但秦小姐拍的“全家福”照片与保密局档案里的对不上;“疑人偷斧”的心态,也让“阿炳爷叔”这样阅人无数的江湖流氓和秦小姐这样的特务,失去了判断力,具体是谁有嫌疑,还是吃不准。

万银配资 近来,中原战事不妙,城市动荡不安,上层对抓捕共产党地下组织和电台逼得紧,八组盯的二号台又有一段时间失去了踪影,没奈何,行动处为了交差,就在确定了一号台位置后,让七组抓捕了干货店老板和伙计,老板被严刑拷打至奄奄一息仍坚不吐实。高层气急败坏,一面责骂行动处不该没有顺藤摸瓜找到电台所拍发情报的来源就动了手,一面下令公开处决,“杀一儆百”。

万银配资 同时被捕的干货店小伙计是电台的交通员,前期也没有开口,但是当他被拖着去看了杀人现场后,吓坏了,出卖了干货店附近那个小庙其实就是情报来源,问题是,他只知道看到香炉里如果有人插了品字香,就去跪着的铺垫下取出情报。特务们咒骂着,赶紧扑过去,把小庙翻了底朝天,把几个莫名其妙的僧人拷问遍了,也问不出所以然。于是回过来再对伙计上刑,伙计哇哇大叫,说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了,只是说了一堆七七八八曾经和老板有过来往的人,也是要么不知道名字,要么不知道住址,要么说不清样子,其中提到:抗战胜利后,店里来过一个国字脸的宁波客人,来了就和老板关起门来说话。不过,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万银配资 叶庆宗从行动处回来,说起了这件事。秦小姐心里一动:国字脸,宁波话,那不是很像苏记布店的苏老板吗?

万银配资 叶庆宗是个瘦子,他的西装仿佛不是穿在身上而是挂在衣服架子上。他听到秦小姐这样说,抽动着脸笑了,那衣服就像是在架子上抖动。

这几天,他也被处长骂过,嫌他工作没有进展。隔壁七组不管怎么样挨骂,总算也破获了“一号台”,而他这里,毫无进展。为此,当他听说了“老虎灶外公”儿子可能是四明山游击队的事情后,思考再三,决定抓捕,一来“搂草打兔子”,万一从这老头子身上找出点啥线索呢,二来,就是要打草惊蛇,如果那个秘密电台就在那些住户里,那么,“老虎灶外公”被捕后,谁搬走,谁反常,谁就会是那个共党可疑分子。

没有想到,打草惊蛇之计刚刚布下,苏记布店这条线,居然在无意中被带出来了,虽然,谁也不敢肯定就一定对得上,但是,只要带那个小伙计去看看苏老板,不就可以了?

万银配资 叶庆宗说:“丫头,跟我去向处座汇报。要是成功了,你可立了大功!”

秦小姐拦住了他:“组座,您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我问您,要是处座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七组继续办,怎么办?要是苏老板和那个宁波人对不上号,我们又怎么办?”

叶庆宗一愣,组里其他的特务小贾、老伊他们也愣住了,都说:“那你说,怎么办?”

秦小姐果决地说:“我们就把苏记布店当成二号台的情报来源,盯死了,再看30号里谁有动静就拿谁,双管齐下。”

万银配资 叶庆宗思忖了一会,说,“丫头说得对,这样,你明天就去一次布店,看看那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30号那里你就不要管了,我让修鞋匠再带几个弟兄盯住。”

万银配资 小贾嬉皮笑脸地搭着秦小姐的肩膀说:“组座,我和秦小姐一起去布店,秦小姐不是也多一个帮手?人家要是问,就说我是她男朋友。”

秦小姐打落了小贾的手:“你昏头了啊!要是遇到30号熟人,岂不是多费口舌!再说,哪里有男人泡在布店的?”

叶庆宗倒是朝着小贾点点头说,“小贾说得也有道理,这样,小贾和老伊明天去布店对面的咖啡馆,帮着点丫头。看住咖啡馆里那部电话,有情况随时和我配资开户 。丫头你通知技术处,测向员带上美国进口的那部测向器在警备司令部待命,随时听我调遣!”

“组座高明。”秦小姐和小贾异口同声。

老伊连连点头:“组座撒下的真是一张天罗地网啊!”

万银配资 叶庆宗得意地说:“老哥过奖”。

(未完待续)

相关链接

永不消逝的电波(一)

永不消逝的电波(二)

永不消逝的电波(三)

永不消逝的电波(四)

永不消逝的电波(五)

永不消逝的电波(六)

(责编:严远、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